Gilbert

【PH||基奥】草莓蛋糕

寿限悖论:

刚从阿比斯回来的奥兹、与还是黑鸦的基尔巴特的小故事。


---






浓郁香气在空气中回荡。本埋头看书的他轻轻嗅了嗅这诱人的香味,看了眼缩在沙发上熟睡的少女,轻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替她盖上一层绒毯。那是记忆里最熟悉的味道,甜美而令人安心,让最近遭遇了阿比斯相关的种种麻烦的他不由得放松了下来,他寻着这香气穿过陌生的走廊,下到底楼,终于找到了散发这气味的源头。


然后遇到了,令他感到意外的人。





“……?”对方大概是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沉默着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前的他,默许一般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进来。


奥兹看着不同于往常,系着与外貌气质截然相反的可爱系围裙的黑发男子,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这是当然的,毕竟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周,对方又沉默寡言极少出现在自己面前,就算是比较擅长与人交流的奥兹也感到了苦手。


——而且,连名字都不知道……话说潘多拉都是这样的吗?用代号之类的?




这么想着,奥兹还是朝对方走了过去。不出所料,黑鸦面前是一份刚出炉的草莓蛋糕,虽然还在装饰过程中,但是香味、蛋糕的色泽、还有已铺好奶油和草莓的那半边,可以说完成的相当出色。



“黑鸦你……居然会做甜点啊。”他忍不住这么说道,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有些奇怪。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以貌取人了?黑鸦会觉得这样很失礼吗?他尴尬地停顿了一下、转而僵硬地夸赞起蛋糕,试图让黑鸦知道自己并没有调侃的意思。




“嗯、我还是比较擅长厨艺的。”
和冷冰冰的外表不同,黑鸦似乎是个挺好说话的人。听奥兹称赞自己的蛋糕,甚至还有些开心,甚至连嘴角都浮现出了笑意。




大概是因为草莓蛋糕的关系吧,奥兹不知为何心情好了许多。他本来以为黑鸦是比较不近人情的类型,因为之前,他似乎不管对谁都不太摆好脸色,整个人从头到脚又都是一身黑,总是站在远处也不太加入大家的谈话中。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对黑鸦抱有莫名的亲近,有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就会微妙地感到安心。


就好像黑鸦是自己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人一样。
可能是对方黑色的卷发、以及琥珀的瞳色给自己带来的错觉吧。




奥兹摇了摇头,想把某个身影从脑海里甩出去,然而越是这样想,就越是会想起他那从小一起长大的侍从。

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被我砍伤的身体还好吗?会不会生我的气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他?——只要一想起自己那唯一的挚友,他便不自觉地感到压抑。




“你怎么了?”


黑鸦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奥兹的胡思乱想,他勉强给了对方一个无奈的笑容,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没什么,只是想到我一个朋友了。”




本以为对方不会在意,正准备找个新话题的奥兹,听到了这样的回应。
“是……什么样的朋友?”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黑鸦说这句话时有些犹豫。


“额、就是那个。你也知道的,我的侍从啦。因为他也是黑色的头发、琥珀的瞳孔,所以看到黑鸦你就会时不时地想起他。”


“……你很关心他?”




“应该是吧。虽然说是我的侍从,但是对我来讲,那家伙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无可替代的重要存在,但是那天我——”他越说越低落了起来,于是尽量把话题往令人开心的方向扯,“说起来,他第一次做的料理也是草莓蛋糕。他自身其实是没有这么喜欢吃甜食的,只是因为我很喜欢才会去做……真是笨蛋。”


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那家伙是个很软弱的胆小鬼,怕凯特小姐也就算了,毕竟凯特小姐真的很不好对付……还特别怕猫!有什么事也尽找我帮忙、动不动就哭鼻子、还总是絮絮叨叨的。不过他人也真的很好啦,不管我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生气。”


像是被奥兹所叙述的往事所打动了一般,黑鸦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非常柔和,大抵是因为之前的印象都过于独断了,以至于让人有些意外。




“你经常欺负他?”




“算是……”奥兹尴尬地回答,声音越发低了下去“因为欺负他很好玩……而且也只有在他面前,我可以任性一些也没关系。”


本来还略带笑意的黑鸦听他这么说后,笑容顿时淡了许多。他怀疑自己不小心踩到了对方的雷区,正想转移话题,黑鸦却先开口了。


“我曾经,也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放下了手中的裱花嘴。花型漂亮的奶油叠压着,洗净过的草莓整齐得摆放在上面,刚出炉不久的蛋糕还散发着余温,黑鸦切了一小块蛋糕给身旁的奥兹,“不过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包揽了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就算我成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人,这点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不止一次想过,我或许就是为了他而生的吧,他却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他是个温柔的人。从我们认识开始,就总是他在保护我,我弱小又窝囊,明明他才是应该被保护的一方,我却什么也没做成。就连他最痛苦的时候,我也没能陪伴着他。”


 


“我还以为黑鸦从小到大都是和现在一样强势。”


奥兹咬着被银叉戳起的草莓,冰凉酸甜的果肉上蘸着绵密而浓郁的奶油,两者混合在口中产生出了一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变强什么的……或许我只是,想要为那个没能保护他的、弱小的自己赎罪吧。”




 从烟草燃烧的顶端,微亮的火光中,烟雾缓缓冒出,又缓缓上升,在空中一缕一缕地抽丝飘散。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奥兹能够了解黑鸦的感受。因自身的弱小而没能保护重要的人,那样的悔恨,是时间所无法磨平的,它就像一道疤,就算不疼了,也永远都不会消失。黑鸦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明明说过自己会保护基尔,却误伤了他,这样的自己,和骗子没有什么区别吧。


即便基尔没有出事,即便他不用面对基尔,他也无法轻易原谅当时自己所犯下的过错。


 


但就算如此,他也依然每时每刻都希望能够再见到基尔巴特。不论多大的罪恶感,也无法抵挡他想见基尔巴特的心情。这一定是因为,基尔巴特在他心中,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的存在。


 


……黑鸦也是,这么想的吗?


 


虽然感到挫败,感到悲伤,但仍旧希望能见到“那个人”吗?


 


“如果可以见面——”他打破了沉默,“黑鸦会希望能够再见他一面吗?”


 


黑鸦没有转头看他,只是吐出了一口烟。


 “……正是为了见到他,我才会在这十年里犯下这么多错误。事到如今,我或许已经失去再待在他身边的资格了吧。”




 他显然已经失去了聊下去的兴致,准备结束这段无意义的对话,将烟拧灭后,就收拾起了工具。


 


“那么,果然还是想的?”


 奥兹凑到了黑鸦的面前,坏笑起来。黑鸦确实被他吓到了,总是给人感觉过分冷淡的脸上浮现出了错愕的神情,但紧绷的脸上逐渐放松了许多,对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就当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吧。”


 他这么说道。


 


 


 


 


……


 


 


 


“你要走了?”奥兹一边吃着第二块草莓蛋糕,一边问正要离开的黑鸦,“不吃一块吗?这个超好吃诶,你不是准备做了自己吃的吗?”


 


 


“不用了。本来这个就是……”


 


 


“就是?”


看着慢慢朝自己走进的黑鸦,奥兹茫然地重复着对方还未说完的话,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黑发的男人就朝自己的额头弹了一下。


 


 


 


 


“——就是给一个喜欢吃草莓蛋糕的人准备的。”


















END


突然想写两个人在还没有相认的时候谈起对方!奥兹是完全不知道对方就是基尔、所以瞎JB乱讲(……),基尔是知道奥兹没认出自己也放开表白哈哈哈!虽然是同人不过感觉……还没有官方一半能打………………【。


24+1里有说过,基尔巴特只要是奥兹喜欢吃的东西都比较擅长做,所以就擅自二设基尔第一次学做的料理是奥兹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基尔是苦咖啡派,所以感觉应该不喜欢甜食,这个也当二设好了?


觉得小时候、前期、中期和后期的两个人真的相处模式差了好大,超级好玩wwwwwwwwwww前期没相认的时候(特别是最开始的)基尔巴特ww装酷装得没眼看wwwwwwwwwwwwwwww特别是翻漫画,更加让人动不动就觉得“你谁啊!”


以及真的吃基奥的各位务必看下官方小说第一卷的前两个故事!!!《黄金雪》和《心之影》!!官方真的特别特别放飞,第一篇是基尔吃醋wwwww第二篇是wwwwwwwwwwww奥兹wwwwwwwwwwwwww吃醋wwwwwwwwwwwwwwwwwwwww【恶意


第二篇还有奥兹的女装!以及基尔巴特先生的强势告白。总之非常好看非常可爱!强烈推荐!!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