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bert

【出坑】偶像梦幻祭 乙狩阿多尼斯 斋宫宗

阿多图上【除画❌外】全部带走300r不包邮,阿多+宗全部带走380r不包邮【求太太们吃一口吧_(:_」∠)_真的太穷了,救救孩子吧】

阿多:【图上画❌的就是没有了】
色纸19
杯垫6【共2个】
感谢祭吧唧60
闪吧唧10
【其他吧唧20/个,共11个】吧唧最好能set走吧
星星徽章挂件30
亚克力挂件30
可立大相卡20
明信片10/张【共3张】
文件夹15
情人节吧唧70
巧克力吧唧套60
拍立得6/张【共2张】

宗:尽量set走,长条吧唧25,其余吧唧20/个【包括mika】,扭蛋10【非偏远包邮】

【占tag致歉】出物

详情见图【交易走闲鱼,你要是愿意也可以走QQ微信支付宝等】

半夜聊基奥聊到热泪盈眶过来吹一波基奥

寿限悖论:

夜半无人我果然还是吹一波基奥这个cp!!!!实话说三言两语真没办法概括啊我之所以对基奥这么特别不仅仅是好吃的问题,真要说的话基奥其实很多地方根本不踩我的点!!可是我从初二喜欢到2017还特么死去活来!!!!哎基奥isssss riooooo(滚


其实就那么两方面,总之先从两人之间的关系说起吧(。)
基尔巴特绝对是视奥兹为“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人”的。这点不用说,动画第六集就有一个回忆杀是小基对奥兹说“就算我们彼此立场改变了,我基尔巴特也永远是你的侍从”,后面基尔巴特也再一次表示,我现在也依旧希望能做你的侍从。反正我初中看的时候就觉得好基好基,基尔巴特真的好忠心啊,主仆情深真好!!!(

事实上Ph对两人主仆关系的描写也确实很打动人,但基奥却正是因为打破了这个关系,所以才那么有魅力。

沙布利耶时,扎伊再一次用“那种东西”来称呼奥兹,基尔巴特用枪指着扎伊,却始终没能下手。他说着“主人的敌人都要杀死”,却又因为害怕这样会伤害奥兹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接着就被布莱克问“你需要的真的是奥兹.贝萨流士吗?”

我觉得一般最初看到这句话都会不明所以,基尔需要的不是奥兹还能是谁啊又特么胡说八道……结果就被老师打脸(。

基尔是因为被潜藏之瞳洗脑,所以才对“主人”有这样近乎病态的执着,所以才会想要将“主人的敌人全部消灭掉”。那老师!!!!基尔巴特角色曲里的“所有伤害你的人,我都绝不原谅”“明明我的手是为了拭去你的眼泪而存在”“我一直只会为了你而活”都是假的吗?!基尔巴特需要的只是一个“主人”而不是奥兹吗?!

这个问题很快在基尔巴特因格连的控制而击伤奥兹后,雨夜嚎哭自断手臂这种仿佛走错了片场的苦情剧现场(……)中得到了答案。

即使记起了奥兹华尔德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即使知道了奥兹并非奥兹.贝萨流士,即使知道奥兹只是一个锁链,而那是杰克.贝萨流士的身体, 他仍然选择与他“真正的主人”对立,站在奥兹的身前。

“奥兹,我是巴斯卡比鲁的人。即使这样,现在的我,是只属于你的侍从。只有这点不会改变,不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它改变!”

从这里开始,他们可以说已经彻底打破了两个人曾经的关系,虽然基尔巴特自称是只属于奥兹的侍从,但实际上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待在奥兹身边的位置而已。


基尔巴特的忠诚有被洗脑的成分,有执念的成分,但把这一切通通打碎,砸烂,最后他发现自己最宝贵的、最重要的,不是“主人”,而是奥兹。
(其实真要说的话,基尔巴特为了奥兹断臂还出“这种伤害过你的手臂我不需要”这种神句也足够牛逼了(。)还“只是断一条手臂,光是这样我就……”,这特么,真的我的命都给你了8)

那再回到上面,既然到这里基尔巴特才做出选择,那么之前的基尔巴特究竟是因为洗脑所以才如此重视奥兹还是单纯只是为了奥兹?

还是有提示的,基尔被洗脑“要消灭主人的敌人”,但是却考虑到奥兹并不会希望扎伊被杀,才没有对扎伊出手。

所以可以说,基尔巴特一直都是把奥兹看得高于一切的,只是之前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已。


然后来谈谈第二个方面,就是关于两人的成长的问题。

真要说的话。我觉得Ph是一个描写了大家成长的故事。
基尔巴特的话基本和上面重复了,曾经他就是病态地执着于主人,但是因为奥兹的存在,他终于斩断了过去对他的束缚,明白了对自己来讲最重要的是什么,应该保护的是什么。正是因为这份成长,最后他对奥兹和爱丽丝说的,是“我已经等了10年,再等一百年也没关系”。

奥兹可以说是全剧变化最大的人吧。ph最开始时,布雷克对奥兹说“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奥兹很多时候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只是不会哭,你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你想知道他是不是很难过,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直到18话他才发觉“我比任何人都不了解我自己”,直到18话他才明白自己从被扎伊拒绝后那个独自一人的夜晚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这里是奥兹成长的第一个转折,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这样是错误的。

而奥兹第一次的改变,是基尔发现他的刻印转到了第二格,他却一直隐瞒的时候。当时他想对基尔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但是这里他第一次意识到,这是在伤害基尔。

第二次转折,是在沙布利耶。他被扎伊说了“那种东西会怎样和我无关”后,基尔问他有没有关系。
“没关系……骗你的,其实,是有点难过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基尔,他是无法学会依靠的。正因为是基尔,他才能稍微坦白一点自己的心情。



第三次转折是杰克告诉他他所拥有的都是虚假的,然后被基尔击中,让爱丽丝离开,以为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
本来他是准备舍弃全部,回到最开始的一无所有的,但是基尔巴特却出现了。基尔巴特站在了他面前,对他说奥兹就是奥兹,只要是奥兹就足够了,即使付出一切也要待在他身边,在加上这之后奥斯卡叔叔又对他说“希望你能幸福”,他们所做的这些彻彻底底改变了奥兹。


我觉得奥兹从这里开始真的变得超级大,整个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变得柔软了,变得像活人了,虽然这不仅仅是基尔巴特带来了,但是基尔巴特确实给予了奥兹成长。

哎总之基奥就真的,我没法说吧,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常丰满,但是又留了适当的空白给你,感觉他们就是真爱,但是又不会点破😭😭😭我真希望全世界都来吃基奥啊55555555

【PH||基奥】草莓蛋糕

寿限悖论:

刚从阿比斯回来的奥兹、与还是黑鸦的基尔巴特的小故事。


---






浓郁香气在空气中回荡。本埋头看书的他轻轻嗅了嗅这诱人的香味,看了眼缩在沙发上熟睡的少女,轻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替她盖上一层绒毯。那是记忆里最熟悉的味道,甜美而令人安心,让最近遭遇了阿比斯相关的种种麻烦的他不由得放松了下来,他寻着这香气穿过陌生的走廊,下到底楼,终于找到了散发这气味的源头。


然后遇到了,令他感到意外的人。





“……?”对方大概是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沉默着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前的他,默许一般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进来。


奥兹看着不同于往常,系着与外貌气质截然相反的可爱系围裙的黑发男子,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这是当然的,毕竟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周,对方又沉默寡言极少出现在自己面前,就算是比较擅长与人交流的奥兹也感到了苦手。


——而且,连名字都不知道……话说潘多拉都是这样的吗?用代号之类的?




这么想着,奥兹还是朝对方走了过去。不出所料,黑鸦面前是一份刚出炉的草莓蛋糕,虽然还在装饰过程中,但是香味、蛋糕的色泽、还有已铺好奶油和草莓的那半边,可以说完成的相当出色。



“黑鸦你……居然会做甜点啊。”他忍不住这么说道,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有些奇怪。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以貌取人了?黑鸦会觉得这样很失礼吗?他尴尬地停顿了一下、转而僵硬地夸赞起蛋糕,试图让黑鸦知道自己并没有调侃的意思。




“嗯、我还是比较擅长厨艺的。”
和冷冰冰的外表不同,黑鸦似乎是个挺好说话的人。听奥兹称赞自己的蛋糕,甚至还有些开心,甚至连嘴角都浮现出了笑意。




大概是因为草莓蛋糕的关系吧,奥兹不知为何心情好了许多。他本来以为黑鸦是比较不近人情的类型,因为之前,他似乎不管对谁都不太摆好脸色,整个人从头到脚又都是一身黑,总是站在远处也不太加入大家的谈话中。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对黑鸦抱有莫名的亲近,有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就会微妙地感到安心。


就好像黑鸦是自己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人一样。
可能是对方黑色的卷发、以及琥珀的瞳色给自己带来的错觉吧。




奥兹摇了摇头,想把某个身影从脑海里甩出去,然而越是这样想,就越是会想起他那从小一起长大的侍从。

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被我砍伤的身体还好吗?会不会生我的气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他?——只要一想起自己那唯一的挚友,他便不自觉地感到压抑。




“你怎么了?”


黑鸦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奥兹的胡思乱想,他勉强给了对方一个无奈的笑容,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没什么,只是想到我一个朋友了。”




本以为对方不会在意,正准备找个新话题的奥兹,听到了这样的回应。
“是……什么样的朋友?”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黑鸦说这句话时有些犹豫。


“额、就是那个。你也知道的,我的侍从啦。因为他也是黑色的头发、琥珀的瞳孔,所以看到黑鸦你就会时不时地想起他。”


“……你很关心他?”




“应该是吧。虽然说是我的侍从,但是对我来讲,那家伙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无可替代的重要存在,但是那天我——”他越说越低落了起来,于是尽量把话题往令人开心的方向扯,“说起来,他第一次做的料理也是草莓蛋糕。他自身其实是没有这么喜欢吃甜食的,只是因为我很喜欢才会去做……真是笨蛋。”


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那家伙是个很软弱的胆小鬼,怕凯特小姐也就算了,毕竟凯特小姐真的很不好对付……还特别怕猫!有什么事也尽找我帮忙、动不动就哭鼻子、还总是絮絮叨叨的。不过他人也真的很好啦,不管我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生气。”


像是被奥兹所叙述的往事所打动了一般,黑鸦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非常柔和,大抵是因为之前的印象都过于独断了,以至于让人有些意外。




“你经常欺负他?”




“算是……”奥兹尴尬地回答,声音越发低了下去“因为欺负他很好玩……而且也只有在他面前,我可以任性一些也没关系。”


本来还略带笑意的黑鸦听他这么说后,笑容顿时淡了许多。他怀疑自己不小心踩到了对方的雷区,正想转移话题,黑鸦却先开口了。


“我曾经,也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放下了手中的裱花嘴。花型漂亮的奶油叠压着,洗净过的草莓整齐得摆放在上面,刚出炉不久的蛋糕还散发着余温,黑鸦切了一小块蛋糕给身旁的奥兹,“不过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包揽了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就算我成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人,这点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不止一次想过,我或许就是为了他而生的吧,他却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他是个温柔的人。从我们认识开始,就总是他在保护我,我弱小又窝囊,明明他才是应该被保护的一方,我却什么也没做成。就连他最痛苦的时候,我也没能陪伴着他。”


 


“我还以为黑鸦从小到大都是和现在一样强势。”


奥兹咬着被银叉戳起的草莓,冰凉酸甜的果肉上蘸着绵密而浓郁的奶油,两者混合在口中产生出了一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变强什么的……或许我只是,想要为那个没能保护他的、弱小的自己赎罪吧。”




 从烟草燃烧的顶端,微亮的火光中,烟雾缓缓冒出,又缓缓上升,在空中一缕一缕地抽丝飘散。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奥兹能够了解黑鸦的感受。因自身的弱小而没能保护重要的人,那样的悔恨,是时间所无法磨平的,它就像一道疤,就算不疼了,也永远都不会消失。黑鸦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明明说过自己会保护基尔,却误伤了他,这样的自己,和骗子没有什么区别吧。


即便基尔没有出事,即便他不用面对基尔,他也无法轻易原谅当时自己所犯下的过错。


 


但就算如此,他也依然每时每刻都希望能够再见到基尔巴特。不论多大的罪恶感,也无法抵挡他想见基尔巴特的心情。这一定是因为,基尔巴特在他心中,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的存在。


 


……黑鸦也是,这么想的吗?


 


虽然感到挫败,感到悲伤,但仍旧希望能见到“那个人”吗?


 


“如果可以见面——”他打破了沉默,“黑鸦会希望能够再见他一面吗?”


 


黑鸦没有转头看他,只是吐出了一口烟。


 “……正是为了见到他,我才会在这十年里犯下这么多错误。事到如今,我或许已经失去再待在他身边的资格了吧。”




 他显然已经失去了聊下去的兴致,准备结束这段无意义的对话,将烟拧灭后,就收拾起了工具。


 


“那么,果然还是想的?”


 奥兹凑到了黑鸦的面前,坏笑起来。黑鸦确实被他吓到了,总是给人感觉过分冷淡的脸上浮现出了错愕的神情,但紧绷的脸上逐渐放松了许多,对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就当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吧。”


 他这么说道。


 


 


 


 


……


 


 


 


“你要走了?”奥兹一边吃着第二块草莓蛋糕,一边问正要离开的黑鸦,“不吃一块吗?这个超好吃诶,你不是准备做了自己吃的吗?”


 


 


“不用了。本来这个就是……”


 


 


“就是?”


看着慢慢朝自己走进的黑鸦,奥兹茫然地重复着对方还未说完的话,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黑发的男人就朝自己的额头弹了一下。


 


 


 


 


“——就是给一个喜欢吃草莓蛋糕的人准备的。”


















END


突然想写两个人在还没有相认的时候谈起对方!奥兹是完全不知道对方就是基尔、所以瞎JB乱讲(……),基尔是知道奥兹没认出自己也放开表白哈哈哈!虽然是同人不过感觉……还没有官方一半能打………………【。


24+1里有说过,基尔巴特只要是奥兹喜欢吃的东西都比较擅长做,所以就擅自二设基尔第一次学做的料理是奥兹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基尔是苦咖啡派,所以感觉应该不喜欢甜食,这个也当二设好了?


觉得小时候、前期、中期和后期的两个人真的相处模式差了好大,超级好玩wwwwwwwwwww前期没相认的时候(特别是最开始的)基尔巴特ww装酷装得没眼看wwwwwwwwwwwwwwww特别是翻漫画,更加让人动不动就觉得“你谁啊!”


以及真的吃基奥的各位务必看下官方小说第一卷的前两个故事!!!《黄金雪》和《心之影》!!官方真的特别特别放飞,第一篇是基尔吃醋wwwww第二篇是wwwwwwwwwwww奥兹wwwwwwwwwwwwww吃醋wwwwwwwwwwwwwwwwwwwww【恶意


第二篇还有奥兹的女装!以及基尔巴特先生的强势告白。总之非常好看非常可爱!强烈推荐!!